您现在的位置是:金丝峡周报-主页 > 天鹿副刊 > 楼顶小露台

楼顶小露台

时间:2019-06-03 09:20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        中国有句古话,“安居才能乐业。”住房是人们最基本的生活条件之一,也是人们安身立命的必要场所。改革开放以来,国人的居住条件和环境发生了巨变,千千万万个中国家庭相继实现了“居者有其屋”的梦想,而今正向着“居者优其屋”的目标迈进。作为一名普通的工薪阶层,我亲身见证了这段历史,拥有了让全家人“尽欢颜”的小窝。
        上世纪末,在县城就有了自己的住房。步入中年后,喜好安静的我开始厌倦那种“鸟笼式”的套房,遂卖掉自己的单元房,在县城一角落处购得一席之地,举债建起了一座二层小楼。近年来,随着工资的不断增加,手头逐渐宽裕,“优其屋”的想法便油然而生。于是,在原先的二层小楼上加盖一层,并在屋顶特意留下了一个露台。
        楼顶露台面积不大,约50多平米,虽无雕梁画栋,更无楼台亭榭,但为了营造春有鲜花秋有月、夏有凉风冬有雪的氛围,我依照自己的喜好,充分利用周围环境和屋顶布局,因地就势,因陋就简,修建了葡萄架、花池,以及一方小小鱼池,并在其中堆砌简易假山,葡萄架下放置了石桌石凳。
        楼顶小露台,与学校为邻。清晨,校园的学生蜂拥而入,恰似一群欢腾的云雀,欢声笑语不断,叽叽喳喳不停。早读时分,学生们的读书声很是熟悉悦耳,仿佛把自己带入了远去的学生时代。倚立在鱼池边,鱼游池中,心旷神怡。学校廊亭上的蔷薇花蓬勃开放,不时传来阵阵扑鼻花香,香味纯粹,引人入醉。花池中,新植的葡萄藤和凌霄花,冒出粗壮新枝,焕发着旺盛活力,向着架顶上那片广阔天地奋力攀爬。三三两两的雀儿,不时飞入花池,或追逐嬉戏,或啄虫觅食,人与自然的和谐笼罩在四围。
        楼顶小露台,是我和家人的小花园。养花弄草,既是夫人退休生活的主要内容,也是我业余爱好的最佳选择。虽然没有奇花异草,没有名品珍种,但也不乏木本草本、兰科蒜科、高干低株、南花北药、藤蔓多肉等多个品种。从春季的迎春花、连翘花、樱花、风信子、海棠花、芍药、牡丹,夏季的月季、玫瑰、百合、金银花、喇叭花、朱顶红、绣球花,到金秋季节的凌霄、太阳花、菊花、桂花,寒冬季节的蟹爪兰、梅花,甚至还有从山上挖回来的桔梗、天冬、何首乌和山药。
        赏花,是乐趣,更是享受。然而,养花却需要付出一定的劳动,不仅要经常除草、施肥、剪枝,浇水、捉虫,松土也是必修功课。每每看到自己亲手养植的花卉从吐出嫩芽、长出绿叶、生出新枝,到孕育花蕾、含苞待放,直至姹紫嫣红、芳香四溢盛开枝头,幸福感和成就感便油然而生。养花不仅可以修心养性、愉悦心情、延年益寿,增加劳动体验,增添生活情趣和审美能力,还可让人缓解压力、摒弃杂念,使人远离尘世的喧嚣。
        楼顶小露台,是我们休闲散步的好处所。茶余饭后,晨起睡前,我们会习惯性来到楼顶露台透透气、散散步、赏赏花、望望天。面对旭日东升、朝霞满天的景象,人就会神清气爽,正午时分,艳阳当空,人也温暖自在。斜阳西下,晚霞灿烂,此情此景,怎能不把人带入无限的遐想之中?夕阳无限好,何惧近黄昏!晚间学生们放学离校,露台上显得十分安静,俨然闹市中的一方净土。有时在黑暗之中凝望满天繁星散发着钻石般的光芒,有时在月光之下放眼鹿城夜景,感受城市繁华热闹的同时,也感慨着过度过快城镇化带来的喜和忧。
        不甚喜爱运动的我,由于多年来长期低头工作,低头走路,导致患上了严重的颈椎疾病,虽然几年前做了颈椎手术,但效果甚微。于是,家人便常常陪伴我坚持每晚在楼顶露台走路锻炼。在这里,我不用低头哈腰,不用拘谨约束,不用顾及形象,可以摇头晃脑大步流星,可以摆臂扭腰疾走如飞,可以和微信运动群里的微友们比步数、赛成绩,舒缓了颈肩腰背,又打发了无聊时间。
        楼顶小露台,是我和亲朋好友饮茶叙旧的“会客厅”。在城镇化步伐紧锣密鼓的今天,人们的生活节奏不断加快,日常交往的机会日益减少,串门聊天甚至也成为一种奢求。每当同学、同事、亲朋好友登门拜访时,我们定会邀其去楼顶露台小坐,以茶相待。
         “月到十五光阴少,人过中年万事休。”岁月荏苒,青春不再。“乐业”已经或正在成为我们的过去,“安居”将是我们退休生活的基本保障。室不在华,雅致就行。宅不在豪,舒适则成。尝遍酸咸苦辣始觉甜,历经风霜雪雨方知福。何羡他人豪宅广厦、功成名就,珍惜自己穷家陋舍、雪月风花。不求荣华满堂、富贵在身,但愿衣食无忧,安稳自在。良田千倾,不过一日三餐,家财万贯,只睡卧榻三尺。回首往事当无憾,活好当下笑余生。知足常乐,何不优哉游哉!(田培先)

上一篇:贵 妃 花

下一篇:回家的路

相关资讯